<acronym id="e3m38"><label id="e3m38"></label></acronym>
  • <pre id="e3m38"></pre>
  • <p id="e3m38"></p><big id="e3m38"><strike id="e3m38"><ol id="e3m38"></ol></strike></big>
    <p id="e3m38"></p>

  • Sorry, your browser doesn't support Java(tm).
    ·聯系我們 ·網上投訴
    員工登陸
    用戶 |   
    密碼 |   
     
    ·停水公告
    ·2018年12月18日 2018年12月19日新華小區,潤豐佳苑小區,雙福園小區停水
    ·2018年12月6日 水果新城1.2.3.4期、云臺村停水
    ·2018年12月6日 紡苑小區停水
    ·2012年9月10日 嶺上小區停水
    ·2012年7月24日 長興花園,勞動局,集貿,中和委,商業城,停水
    ·2012年4月18日 南煤礦停水
    ·2012年4月18日 糖酒小區停水
    ·2011年10月24日 抱龍明珠、圣嘉美地、黨校、看守所、新啟小學停水
    ·2011年10月24日 瓦拖拉機廠周邊停水
    ·2011年10月17日 瓦紡小區(加壓站以南)停水
    管理經驗
    我國多個省市水務公司入環保部“黑榜”
    點擊數:1719 作者:管理員 來自:瓦房店市自來水公司

                                 來源:經濟參考報

    蘭州自來水苯超標事件持續發酵,4月13日傍晚,蘭州市政府通報稱,周邊地下含油污水是引起當地自流溝內水體苯超標的直接原因,將對相關責任單位和責任人進行進一步調查取證。

    值得注意的是,蘭州事件只是我國脆弱的用水安全環境的一個縮影,因為不符合國家水質標準要求,多個省份的水務公司均已進入環保部督查“黑榜”,工業發展的同時卻是無序排放和對水資源的嚴重污染。

    進展

    相關單位和責任人正接受調查取證

    4月13日下午17時20分,蘭州市召開了自來水苯超標事故發生以來的第二場新聞發布會。通報稱此次污染事故的直接原因是蘭州威立雅水務公司兩水廠之間的自流溝中出現的含油污水,其形成原因是自流溝附近的中國石油蘭州石化公司曾先后于1987年和2002年發生過兩起泄漏事故,導致了一些渣油和消防污水滲入地下。蘭州市政府稱,下一步將對造成局部自來水苯超標事件的相關責任單位和責任人進行進一步的調查取證。

    這是蘭州市官方首次公布本次水污染事件的明確原因,距離11日蘭州市政府下發緊急通知已經過去將近48小時《經濟參考報》記者從權威人士處了解到,目前專家組成員都已經奔赴蘭州事故現場,對事件原因進行調查和評估。“目前比較令人擔心的是,蘭州并沒有第二水源,水源地只有地下水,如果已經污染到地下水,那么就會比其他城市問題更加嚴重,會涉及城市供水,另外,管網如果受到很大污染,涉及城市供水二次污染情況也不容樂觀。”上述人士說。

    值得注意的是,這一自來水污染的隱患早已浮現。位于蘭州市西固區賈家堡村的自來水污染現場如今已拉起警戒線,《經濟參考報》記者看到,這條長約3公里的自流溝附近,就是蘭州石化的工廠,矗立的油罐和交錯的管線到處都是,在地下還有眾多化工管道與自流溝交叉穿過,一旦石化工廠或者管道發生泄漏,就會殃及自流溝。

    但這種并存的局面還是持續了很多年,即使在蘭州石化發生兩次泄漏事故的情況下,這樣巨大的風險還是未能引起供水企業和政府有關部門的重視。根據蘭州威立雅公司董事長姚昕的表述,自流溝建成投用至今已運行近60年。上世紀80年代的泄漏事件發生后并未就此棄用,而是修補后又使用到現在。

    北京師范大學水科學研究院教授、國家環境應急專家組成員王金生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時說,上世紀80年代的泄漏事故導致一些有機物質滲到地下,隨著地下水從高往低運動,而自流溝埋深四五米,處于地下水下游,阻擋了地下水的運動,在自流溝一側形成了地下水滯留區。而自流溝是水泥結構,每隔一段有一條收縮縫,自流溝的設計壽期到了以后,收縮縫老化,滯留區的含苯地下水通過收縮縫進入自流溝,進而污染到水質。

    據了解,此次事件中的蘭州威立雅水務集團公司是國有控股企業,其前身是蘭州供水集團,2007年接受了法國威立雅集團以溢價1倍的17.1億元入股,占總股份的45%,該公司負責蘭州城關、西固、七里河、安寧四個區的240萬人的供水。而作為全世界水務領域排名第一的法國威立雅集團,其業務遍及世界70多個國家,但其因在青島、上海、海口等地多次出現自來水安全問題而備受爭議。

    隱憂

    多家水務公司上“黑榜”

    從松花江苯泄漏到廣東北江鎘污染,再到蘭州自來水苯超標事件,一樁又一樁的無情事實在不斷挑戰著我國本已脆弱的水環境能力。

    記者了解到,環保部曾在2、3月對全國范圍內大氣、水污染情況進行專項督查,涉及水污染的督查結果不容樂觀,特別是很多城鎮污水處理廠的運行效果并不理想,水質超標情況嚴峻,很多不符合國家水質標準要求,極易引發二次污染。值得注意的是,包括遼寧省撫順市現有污水處理廠、上海市青浦區第二污水處理廠、浙江省嘉興市西部水務(嘉興)有限公司、桐鄉市濮院恒盛水處理有限公司、桐鄉市申和水務有限公司等多個省份的水務公司均已被環保部點名,被要求整改。

    “一些沒有經過處理的超標污水直接排放,造成了水源的污染,甚至滲透污染地下水,很多地方的水務公司基本形同虛設,對自來水的處理根本沒有達標,很多地方的自來水即使煮沸了也無法達到安全飲用的要求,從水源地到居民家里的水龍頭,層層隱患直接影響并威脅著人體健康。”環保部一位權威專家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說。

    據監察部的統計顯示,近10年來我國水污染事件高發,水污染事故近幾年每年都在1700起以上。全國城鎮中,飲用水源地水質不安全涉及的人口1.4億人。水利部近期公布的數據顯示,目前我國水庫水源地水質有11%不達標,湖泊水源地水質約70%不達標,地下水水源地水質約60%不達標。

    3月14日,環保部公布,我國有2.5億居民的住宅區靠近重點排污企業和交通干道,2.8億居民使用不安全飲用水。“這一結果觸目驚心,但也在意料之中。”清華大學水業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傅濤說,隨著我國經濟發展,各種工業廢料、農業化學物質的排放造成我國水資源嚴重污染,但是在水源地水質下降,自來水廠處理工藝和管網設施老化等約束下,盡管自來水廠出廠水質符合檢測標準,但并不意味著居民能夠喝上安全水。

    建議

    第三方檢測機構介入

    公眾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無論是松花江水污染、還是紫金礦業、廣西鎘污染等事件,無一不是由于工業企業廢水排放引發的。重化工在近些年已經呈現遍地開發,很多地方政府只顧及到經濟發展,卻忽略了水源地的保護和安全。另一方面,我們的環境管理依然不夠嚴格,違法成本嚴重偏低,很多企業寧愿交罰款也不愿意在環保方面下工夫,都在超標排放。

    “蘭州事件反映出的是中石油這樣的化工類企業,必須要建立更加嚴密的管理制度,例如啟動污染物排放轉移登記制度,讓這類企業污染物的排放情況定時向公眾公開并讓公眾監督。”馬軍對記者說。他同時表示,這次事件從一開始就存在消息滯后的問題,對政府而言,需要加強監管并啟動有效的問責機制,包括對涉案企業啟動巨額賠償的公益訴訟,另一方面,要建立有效的應急機制,特別是涉及公共安全的突發事件,應該第一時間向公眾進行披露,減少對公眾的傷害。

    2012年7月1日起,中國強制執行最新飲用水標準。新國標與國際接軌,共有指標106項,與世界上最嚴的水質標準———歐盟水質標準基本持平。該標準將飲用水水質指標由原標準的35項增至106項,加強了對水質有機物、微生物和水質消毒等方面的要求。

    一位業內專家告訴記者,該標準從2007年正式提出到2012年強制執行,給予了行業5年的改造期,但是,按照新標準,九成以上的供水廠面臨必須重建或升級改造的局面,并涉及市區供水管網和二次供水等諸多環節,平均每家水企光是改造費用就需要投入近億元,很多企業無力承擔,只能靠單純的提高水價來消化掉部分投資成本。因此,建議政府加大對水務事業的公共性財政支出。

    上述業內專家表示,要落實新國標,最重要的是理順供水機制,建立一套涵蓋水源保護、水廠生產、管網運輸、銷售定價的現代制度,還應鼓勵第三方檢測機構介入,讓水質檢測不再是水務企業“自說自話”。

    地址:瓦房店市大寬街 郵編:116023 聯系電話:0411-85606658 傳真:0411-85606658
    版權所有:瓦房店市自來水公司 www.booksnmorebemidji.com  Email:webmatser@zls.cn 大連欣智科技有限公司 制作維護
    遼ICP備08030456號 您是第位訪客
    久久免费看少妇高潮A片特黄

    <acronym id="e3m38"><label id="e3m38"></label></acronym>
  • <pre id="e3m38"></pre>
  • <p id="e3m38"></p><big id="e3m38"><strike id="e3m38"><ol id="e3m38"></ol></strike></big>
    <p id="e3m38"></p>